究极君

哈。

birt和dipper的拉郎x

Part 1


“Beware the unknown.”

在幽暗的森林里迷路不是什么好事,被一群漆黑的怪物追赶到精疲力竭的dipper正靠着一颗树的树干剧烈地喘息着,不断地用手拉扯自己被汗液浸透的衬衫,过了一会确定没有怪物追来时,疲惫的双腿瞬间罢工让他顺着树干下滑坐在了地面上,铺满了落叶的森林泥土本应让人安心,可是却有一股莫名的寒冷袭上,dipper焦急地翻阅着那本日志企图找到带自己走出森林的方法,被黑色浸染的天空中并无星星,连点月光也没有,本身就被树叶遮去大部分光线,已经什么也看不清了。揉揉酸痛的眼睛,dipper却抬起头看见不远处一点极暗的灯光正向自己移动,他试着逃跑却没有一点力气,大腿的肌肉过于酸痛,也许他刚刚扭到了脚腕。惶恐地坐在地上,dipper认定那些怪物要来抓他了,绝望地闭上眼睛却感到有人轻轻地抚摸着自己头顶,微微睁眼抬头望去,在灯笼昏暗的灯光下是一个比自己稍大的男孩,表情有些冷漠,和自己一样有着棕色的头发和眼睛,而他的脸两侧,交织着树枝和藤蔓。

“welcome to the unknown.”


Part 2


“Trust no one.”

不知何故,日志上的这句话跳入dipper的脑海,他就这么和对面面无表情的人僵持着,谁也不说话,气氛变得格外诡异。微微低头,dipper仔细观察着周围环境,他已经计算出了一条大概的逃跑路线,那么接下来…

突然间dipper抬手打掉了wirt的灯笼,他认为就算这不能浪费对方多久,也足够让自己和他稍微拉开距离。意外的是刚刚还冷冰冰的对方立刻飞奔着去捡被打掉的灯笼,dipper也使劲全身力气转身跑了出去。捡回灯笼的wirt抬起头,dipper已经不见了,轻叹一声,wirt向着dipper逃跑的方向慢慢走去,明明地上铺满干枯的落叶却几乎没发出一点声响,像个幽灵一样带着无声的压抑与黑暗,轻轻一晃,幽暗的光追随着男孩的脚步消失在森林深处层层叠叠的枯树和灌木之间。

Wirt再找到dipper的时候,dipper已经疲惫地躲在一堆树叶里睡着了。仔细思考了一下,用手轻轻拉住自己的斗篷,wirt俯身吻吻dipper额头。

“Wish you nightmares.”


Part 3


“Adamant kills you.”

接下来的日子里wirt如同幽灵一般尾随着dipper,凡是dipper走过的地方,很快都将飘过幽暗的灯光,直到有一天wirt去为灯添油的时候。

精疲力竭的Dipper发现之前的怪物又一次追上了他,拖着疲惫不堪的双腿在树木间跌跌撞撞地奔跑着,几次跌倒他都几乎没能爬起,荆棘和树枝在皮肤上留下深深浅浅的伤口,眼前一阵阵发黑让他再也不能把精神集中在路上,大脑因缺氧和疲乏处于晕眩的状态,当他一脚踩空时,他才发现自己刚刚跌下了悬崖。连尖叫的力气也没有了,dipper闭上眼睛,准备正式迎接自己的死亡,过去的一切,悲伤,快乐,尴尬,愤怒,如同电影一样在他眼前回放,也许这就是人临死前的感觉。身体坠地,已经沾满血迹和泥土的帽子也摔了出去,死一般的寂静和绝望,永远也不会有机会走出这片森林了,再见,mable….

不知过了多久,wirt提着已经重新装好油的灯,带着他昏暗的灯光从幽暗的森林来到悬崖下的这片空地,一个棕色头发蓝色眼睛的男孩正冷漠地看着他,手里把玩着一顶已经脏的不成样子的蓝白帽子,他的脸两侧,交织着树枝和藤蔓。

“It isn’t that bad to lose hope."














我有话要说!:憋打我xxx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