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极君

哈。

谜之练笔 cp:Bill×Dipper

        男孩在洗澡间里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Dipper,现在正在自己家里--不,不是Stan叔公在重力泉的家,而是他父母的房子,他本来住的房子。

        已经开学一个星期了,他回到了自己熟悉的环境,日子变得平淡而正常起来,可是Dipper并不开心。他想念那个危险而刺激的小镇,想念那些谜团,想念那些谜一样的生物,尤其想念其中最危险,最美丽,最迷人,也最令他摸不透的那只。



         #一个星期前的早上#

         正在收拾行李的Dipper看了看手中粗糙老旧的本子,轻叹一声把它放在了桌面上,把最后的衣服胡乱塞进箱子然后用力把箱子扣住。

         Mable已经出去了,想必是去镇上和她的朋友们道别,顺便参加小镇的集会,没准找个男孩跳跳舞,Dipper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小镇的谜团仍有太多他还没解开,在最后的一个白天想要去观察什么生物显然是不现实的。也许他应该和自己的姐姐一样去和朋友道别,可是他有什么朋友呢?这么早去找Wendy和Soos未免有些奇怪,毕竟自己要下午才离开这里,而且他们应该也在集会上,那么他还能去干什么呢?和小矮人们道别?噢别开玩笑了,Dipper揉揉自己的脸让自己别想那么奇怪的事情,那么这样一来,自己只有一个选择了。他这么想着,默默收好了那本笔记。

        森林里比外面要凉快许多,在树荫下和松软落叶上行走是件让人愉快的事情,“前提是你不去找那家伙”这样想着,Dipper感到有人拍了自己的肩膀。

        紧接着,熟悉的懒洋洋的声音在Dipper身后响起:“不去找谁,pine tree?”

        回过头,Dipper看着自己面前穿着黑色礼服的金发男人,不,金发恶魔,“噢你明明都知道的!”虽然对方似乎总是知道自己在想什么,总在恰当的时候出现,总在不恰当的时候说出不恰当的话,男孩还是表现的有些不高兴。

        “别这样嘛我亲爱的pine tree,你就要离开这里了,难道不向我道别吗?”低下头,Bill装作失望地眨眨眼睛。

        “我是来道别的,再见。好的我说完了麻烦你让我离开。”男孩抱着双臂,微微仰头看着对面的恶魔,一点阳光透过树叶斜打在他脸上,体现出介于小孩子和少年之间的一点青涩稚嫩“美极了”这么想着,恶魔轻轻舔舔嘴唇“把他关在笼子里将成为很棒的收藏品,当然这样看着他也不错”

        “嘿别这么冷淡!你就要离开了!我们不能一起去镇上走走然后好好地玩玩吗?也许我一高兴能给你点关于一些秘密的提示!”微微举起戴着黑手套的双手,食指和中指弯了弯。

      “好…”Dipper好像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等等…”可惜对方并没有让他说完。“成交!”恶魔兴奋的像个孩子一样,猛地拉起Dipper的一只手把他搂到自己怀里,然后从树叶的空隙间升上了天空。

       “你在干什么…”男孩因为惊讶不得不紧紧地抱住对方,生怕会掉下去,上帝,那可指不定要摔坏点什么。

        拉起男孩的一只手,恶魔笑着趴在他耳边呼了一口让男孩猛地颤抖了一下的热气:“如果你乖,我是不会让你掉下去的,相反,我会好好疼你。”

        难得温柔的语气突然变回平时带点嘲讽的声调:“噢pine tree,我能听见广场的音乐!今天是什么日子!我给你一次机会,猜不中我就要吻你了!”

       “呃…集会?”思考了片刻,Dipper发现这是自己能想到的唯一答案,不过也无所谓,自己和这恶魔玩猜谜游戏从来没赢过,不过令他惊讶的是---“答对了pine tree!作为你猜中的奖励,我要带你去跳支舞!”

        “啥?才不要呢---!”被强行带到广场上空的男孩有点嫌弃地抱怨了一下,可是当Bill拉着他转第一个圈时,那份戒备的心情渐渐地被消除了,不得不说,这恶魔这次真的很温柔,Dipper不自觉地靠近了一点,看着对方深邃的眼睛和有点长的过分的睫毛,“必须承认,他长得还真好看”

        觉察到男孩的小动作,Bill的嘴角不明显地又上扬了一点,轻柔地托着Dipper的手,带着他随着音乐在广场人群的上方跳着漂亮的舞步,尽可能让对方陶醉在其中。

        他成功了。当男孩意识到自己已经基本听不到音乐声时,两个人已经来到了山谷上空,而恶魔的手正从他的腰间往下滑向不该去的位置。

        心跳加速。

        男孩的脸瞬间变得通红:“住手啊Bill!你要做什么…”

         金发恶魔用空出来的手按住怀中男孩的后脑勺,然后对准他的嘴唇狠狠地吻了下去,硬生生堵回对方本应上仰的尾音,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回答了他的问题。

         满意地享受着自己怀里温软的身躯因为震惊而瘫软在自己怀里,恶魔有些得寸进尺地用舌头撬开对方的牙关,灵活地舔着他的舌头,尽情探索着男孩口腔的每一个角落直到自己被男孩用力地推开。

       “别这样!”Dipper喘息着冲他大喊。

       “除非你求我,pine tree”说着就又准备吻上去

       “求你了…”男孩的声音瞬间小到连自己也听不见。

       “ 说‘求你了,伟大的Lord Cipher’,说你喜欢我,pine tree”假装没听见的恶魔继续向着男孩的嘴唇逼近。

       “我才不说呢!”紧接着男孩感到支持着自己的力量从自己腰上被撤回,然后就是失重的眩晕感--Bill把他扔下去了。

        “噢Bill我喜欢你行了吗!救救我!”Dipper一下子变得惊慌失措,手册上可没写被一只耍流氓的恶魔高空扔下来要如何逃生。尽管说的其实是自己不太愿意承认的真心话,可是自己也觉得虚假的不行。

        “叫我Lord Cipher”恶魔一脸漠不关心地抬起手看看自己涂成黑色的指甲。

        “求你了Lord…Cipher”Dipper近乎绝望地叫了出来,,抬起双手捂住自己的眼睛自己离撞上地面还有多久?三秒?两秒?一秒?

         看来他是不用倒计时了,因为就在他话一出口的同时,恶魔已经冲过来接住了他“那是作为你不听话的教训pine tree,我也喜欢你”结果男孩紧紧地捂住自己通红的脸一眼也没看他。

        


          当Dipper被恶魔放在小屋附近的树林里时,他的双腿还有些发软,抬起头怒不可遏地看着那该死的三角时,他惊讶地看见Bill这次真的露出了有些难过的表情。

        “你要是离开我很久我会想你的,真的没有离别礼物吗?作为恋人的?”

        “噢谁和你是恋人啊…”这么说着,男孩还是仔细地想了想,然后踮起脚尖轻轻吻了吻对方的嘴唇。

        这次换成Bill露出惊讶的表情了,不过那表情转瞬即逝, 变成了一个淡淡的微笑,看着稍微有点悲伤,然后他微微弯腰,撩开对方额前的头发,亲了一下Dipper脑门的胎记。“再见了pine tree,希望当你下次来的时候别带个女朋友,要做约定吗?”说着他向男孩伸出了右手。

        Dipper思考了一下,然后伸出手,然而他刚一触碰到对方,对方就如同从未出现过一般消失在了自己眼前。







拍拍脑门,Dipper提醒自己自己还在浴室里,但是紧接着他就觉得哪里不对,似乎自己被监视了,当他四处寻找目光的来源时,他看到了一个金发的恶魔正坐在浴室门口的台子上冲自己微笑。

“好久不见,pine tree”








最后的最后请让我说句话 _(:3」∠)_我真的很喜欢这对x如果可以把这种感觉传递给大家那真是棒极了!我很尽力地更正了人物性格然而ooc还是很严重…?如果实在接受不能,也轻点喷吧 _(:3」∠)_多指教


评论(2)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