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极君

哈。

【萨莫】萨列里的败北和胜利

法扎初尝试
是对原作的理解和自己的cp脑混在一起的产物。重度ooc警告。偏向萨莫。

         萨列里是逃不掉这样的命运的,当他的光芒被莫扎特尽数掩盖的时候,他的视线和思想就再也离不开那个人了——直到死亡将他们分离。
       太耀眼了,耀眼到令人窒息的程度。萨列里无法将莫扎特从自己的脑海中排除出去,随之而来的,是背德的异样冲动,腐朽的贵族们那肮脏的爱好显然也传染给了他。脑海中仅存的理智已经不足以使他清醒地追寻那冲动的来源。年轻作曲家的每一个音符都冲击着他的思想,而那年轻的作曲家本人?他了解自己的音乐才华,又并不了解的那么透彻。显然,莫扎特知道自己有多么优秀,他的音乐足以使每个人折服,即使对于音乐最不了解的白痴也会听出那是多么美妙又深情的旋律,而正是这魔鬼般的旋律,扼住了萨列里的咽喉。
       也许他愿意用自己的全部再去听一次最开始那一声象征这甜美噩梦开端的“Mastro Salieri”,也许他不会,嫉妒蒙蔽了他的双眼,而爱情阻塞了他的呼吸。于是他开始追寻如何从其中寻求解脱,从这美好的痛苦中寻求另一种他捉摸不透的东西。正是因为得不到所以才感到刻骨铭心的痛苦,这才是一切的本源,但是萨列里他本人并不愿意真正的承认这一点,他固执地认为那是对于美好音乐的热爱和对莫扎特天赋的嫉妒,所以他从一开始就走错了方向。正是他所无法突破自己平静的外表启齿的欲望,令他感到羞耻的欲望,织成了网,把他牢牢地束缚在其中。
       所以萨列里屈服了。
       他爱莫扎特,他也爱着莫扎特的音乐,他痴迷于这一切,但是不管是人还是那天籁都是他感到无法触及的东西,于是这变成了加倍痛苦的单向暗恋,是迟早要变质的污浊情感。若是有过类似经历的人也许会有同感,从胸口泛上,穿透前胸又刺激着下身的酸涩,真正意义上美好的痛苦。美好的设想和因不相信带来的绝望,都是甘甜又难以承受之痛,是容易让人上瘾的,于是他一遍遍去想,去刺激自己,当他想要抽身时又失去了思考能力,似乎生活全部被这一个人所占据了。这是几乎使人发疯,能驱使人心底一切阴暗思想,又通过剩余的理智批判自我,使自己在为了这样的想法感到愉悦的同时,也为了这样的想法感到羞愧万分的痛苦情感。
       所以这感情真的发酵了,变质了,无论怎样的甘美,当随之而来的痛苦超越了承受范围时,便不得不尽其一切手段去寻求解脱。于是他辗转失眠,将让他格外兴奋又自责的计划重复了一遍又一遍。无法承担这样的感情无时无刻不像锁链一般地束缚自己,萨列里察觉到自己才是使自己陷入无限的纠结中的元凶,但是他已经无法不去听那奏响的杀人交响曲了。他试着自杀,却下不去手,高傲的性格使他把这归结为懦弱又难以承认,于是他在深渊之中越陷越深,苦苦挣扎却找寻不到一丝光亮。
        那些彼此相爱的人,如同尖钉一般刺入他的视野,莫扎特婚礼上那幸福的笑脸不属于他。莫扎特不爱他,这已经成为了萨列里无法否认的现实。那样高傲狂气的天才,也有温顺甜美的一面,有人赶在萨列里之前征服了他。这令萨列里发狂。即使知道是怎样的下场等待着自己,他也实在无法再承受现状,这已经成为了对于灵魂的折磨。婚礼的钟声仿佛在无情地嘲笑着他,向全天下宣告着他的败北,宣告着萨列里大师在方方面面败给了莫扎特,他征服不了沃尔夫冈的音乐,也征服不了沃尔夫冈本人。
        这必须要结束。
         以沃尔夫冈.阿玛德斯.莫扎特的陨落为这疯狂的念想画上并不圆满的句号。
        然而,即使莫扎特不在了,萨列里也永远不能从那个冷漠的句号中寻求到解脱,那个冰冷的,没有温度的,生硬的不美观的句号。













       “Salieri?“
       "Mastro Salieri?”
       最后萨列里是被那湿热的吻唤醒的。
        “如果你再错过约定好的一起谱曲的时间,我可就自己去参加巡演了。”
        被这样的威胁逼迫着,萨列里当然立刻从那昏沉的噩梦之中清醒了过来,伸出手指轻轻呼唤他那不可一世的宝贝,对方也立即回应,蹦跳过来坐到了他的大腿上并且给他交换了一个湿漉漉的法式热吻。
        “说真的,我说不上让你去巴黎到底是不是个好主意。”
         从莫扎特那骄傲地扬起了脑袋并且又给了他一个亲吻的反应来看,这当然是个好主意,不过萨列里是不会说出来的。

评论(2)

热度(15)